跳到主要內容區塊
:::

宜蘭歷史

列印[另開新視窗]

「宜蘭縣」的誕生

  1874年「牡丹社事件」平息後,清朝官方對整體台灣統治的思考由消極改變積極,1875年原噶瑪蘭廳改為宜蘭縣,行政制度上由新闢地區臨時建制的「廳」,改變為正式管轄的「縣」,而原先取自原住民的「噶瑪蘭」名稱,也轉變為馴雅向化、意味漢族領域的「宜蘭」。同時推動「開山撫番」政策,修建包括今蘇花古道在內的三條道路,打算進一步開發山地的資源。劉銘傳擔任台灣巡撫時期(1885-1891)更在今日三星街區設置撫墾局和隘勇營,作為「理番」的第一線機構,他發動對南澳泰雅人的征討戰爭,但都成效有限。在黃龍旗易幟為太陽旗前,可以說宜蘭漢族的主要生息區域,仍然僅限於平原地帶。

  中日甲午戰爭之後,清廷在馬關條約中簽字割台,隨著台灣整體命運的轉向,宜蘭地區也走向另一個不同的經驗。改隸日本的最初幾年,由於抗日集團的集結與對抗,導致人民生活秩序大亂。抗日行動,引發日軍高度的緊張,日軍採取堅壁清野政策,對於每個村莊皆仔細搜索,凡以刀槍抵抗,連持有凶器和舉動不穩者都悉與槍殺,造成普遍宜蘭人極度的不安。

  日本統治宜蘭地區的第一個十年,殖民政府不斷深化對基層地方組織的控制,又在街庄普設警察派出所,並且改造舊有的保甲制度作為警察的輔助,一步步地強化了從中央到地方的統治、管理能力。
就整體台灣而言,人治的影響逐漸退位,法治的角色愈來愈重要,遠在東京或台北頒布的法令,愈來愈直接地干預了人民的生活,大到都市空間的配置、行政制度的更張,小到衛生、曆法、度量衡、斷髮、纏足等習慣,半推半就地把宜蘭人從「傳統」推到「現代」。

  第二個十年,殖民的統治目標則指向對泰雅族鎮壓與統治。宜蘭廳自1903年起開始進行隘勇線擴張政策,沿著宜蘭溪南地區的淺山稜脈延伸至南方澳海邊,其後並進而連結至大南澳蘇花斷崖,對泰雅原住民進行大包圍。

  1910年開始推動五年「理蕃」計畫之後,現今宜蘭縣內的泰雅族各社便全部納入殖民政權統治之內。控制原住民地區之後,日人得以開始進行伐樟製腦的工作,並進而推動叭哩沙與大南澳平野的土地調查與預約開墾計畫,這也為漢族社會提供了空間擴張的新地域,台灣西部客家移民在這個歷史契機下來到宜蘭。

「宜蘭縣」的誕生

open close